正文内容


民间故事: 男子赴丧宴, 半路救下跛脚阿婆, 阿婆说开席后要站着吃

admin 于 2022-08-16 11:39 发布在 媒体报道  |  点击数:

明朝万历年间,在徽州府绩溪县城东十多里外有个龙川村,村东是龙峰山,村西为凤山,村南有天马山,村北还有一条登源河,从高处俯瞰,整个龙川村形似一条龙舟,呈一叶扁舟形,又有“船形村”之称。

这里的村民们勤劳朴实,在外面做着各种营生,其中就有一个男子叫周文杰,如今快八十多岁了,身体依然吃嘛嘛香,身体倍棒!

据说在他年轻的时候,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情,这件事也常常被他说给村里那些小辈们听,后来就被乡亲们当做闲余饭后的谈资。

周文杰的父亲是秀才出身,屡次不第之后,便留在村里做了教书先生,娶了隔壁王铁匠的女儿王金花。

王金花嫁过来的第二年,便生下了儿子周文杰,一双眼睛长得非常有灵气,忽闪之间像会说话一般。

周文杰的名字是父亲取的,意指朝气蓬勃,光明之义。这个名字相比村里那些叫二蛋和三炮的,显得也非常有文化内涵。

周父之所以在儿子取名字上如此用心,是因为他心中一直有一个遗憾。当年他参加乡试,本来凭他的学问,定然可以看中举人,可是那阅卷之人嫌他的名字叫周二狗,如果中举实在有辱斯文,便将其舍弃。

周父对儿子从小寄予厚望,希望对方长大以后,才能、智慧、品性都可以出类拔萃,到时候金榜题名,光宗耀祖。

周文杰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打小读书就非常聪明,九岁就中了秀才,比起父亲的才华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隔壁村都听闻龙川村有一个神童,一传十十传百,很快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知道周家出了少年神童,纷纷慕名而来。

其实这些人之所以过来拜访,是因为他们心里清楚,若是周文杰参加科举,将来入仕为官,前途必将不可限量。他们提前来打好这层关系,将来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。

一转眼五年就过去了,这一天周家人正在吃饭,听见门外有人高声喊道:“周解元,恭喜您中榜了,贺喜您高中啦。”

周父听见声音,急得甩下手中的筷子,跑出去问道:“先生,你刚刚喊的可是我家儿子文杰?”

报喜先生叫宋小宝,常年在外奔波,皮肤晒得黢黑。他龇着牙笑道:“周先生,除了您家儿子文杰,谁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呢。”

“爹,外面谁来了?”周文杰从屋里走出来问道。

“原来这位就是周解元,果然是青年才俊,年少有为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,到时候还望大人不要忘了提拔小人。”宋小宝称赞道。

“先生说我高中解元?”周文杰又确认了一遍。

“没有错,您中了乡试第一名,正是解元,县老爷还特意让我带话,改日要请周解元吃席呢。”报喜先生说道。

周父得知儿子高中解元,高兴地拍手道:“好好好,我儿有出息,我儿有出息啊!”

“这喜报通知了,那我这就回去复命了。”宋小宝提高嗓门说道。

“真是有劳先生了。”周家父子连忙施礼道。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宋小宝见二人站在那里,没有其他动静,他转身离开时,眼神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。

原来那时候科举考试及第后,由州县府派遣特定人员前去通知报喜,这样的报喜成为捷报。第一个报喜的人还会得到金榜题名家庭的碎银子赏赐。

刚刚周家父子由于喜悦忘了这一茬,因此被宋小宝记恨在心。他做首保这些年,还是头一回遇见不给银子就打发他走的。

宋小宝越想越生气,回去的路上,不小心撞上咯镇上的赵员外。

“眼睛长哪去了,怎么走路的?”赵员外怒斥道。

宋小宝一抬头,发现对方是镇上的首富赵员外,赶紧赔礼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小人眼下,这才不小心冲撞了您。”

赵员外见对方还有些眼力见,本打算就这么算了,可临走前瞥见对方手上拿着铜锣,便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宋小宝,你这是给谁家报喜呢?”

“回赵员外,小人给周解元报喜呢!”宋小宝回道。

“周解元?哪个周解元?”赵员外好奇地追问道。

赵员外听对方把自己报喜的经过说了一遍,知道对方因为没拿到喜钱而心生埋怨,于是眼珠子一转说道:“宋小宝,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出了这口恶气,你看怎么样?”

宋小宝听完,眼前顿时一亮,赶紧追问道:“赵员外,你若是帮我出了这口气,以后你让我宋小宝做什么,眉头不皱一下。只是那周文杰如今考上解元,恐怕不好对付。”

赵员外冷笑道:“有钱能使鬼推磨,他一个无权无势的解元有什么好怕的,你只需帮我做一件事……”

赵员外在宋小宝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,只见两人相视而笑,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。

第二天,周文杰应同窗之约,正要出门的时候,刚好就碰见了昨日来报喜的宋小宝。

“周解元,您这是着急去哪儿呢?”宋小宝笑着问道。

“小宝叔,我去参加诗会呢,您今天有什么事吗?”周文杰问道。

“镇上的赵员外,他家的老爷子去世,想请周解元去写个挽联,不知周解元可方便呢?”宋小宝问道。

“这……我……”周文杰一时不知如何推辞,毕竟死者为大,自己若是参加诗会不去悼念赵老爷子,恐怕就得罪了人家,还落得一个不好听的名声。

“赵员外可说了,若是我这趟请不去周解元,他就要拿我试问。那赵员外可是县城首富,得罪了他,以后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呀?”宋小宝说完就哭了起来。

周文杰一听,心里暗怵道:“看来这诗会去不了了,这赵家的丧宴我得去参加。”

“周解元,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这赵员外怪罪下来,我可吃不消啊。”宋小宝哭道。

“小宝叔,您放心好了,我跟您去一趟便是。”周文杰答应道。

“多谢周解元,您的大恩大德,小人没齿难忘。”宋小宝感激涕零地说道。

两人说完,便一起往镇上走去,宋小宝一路上不停地催促道:“周解元,咱们走快些吧,再晚就开席了。”

两人路上紧赶慢赶,终于到了城墙下,却见前方有一个跛脚阿婆,被进城的士兵拦住去路。

“哪里来的叫花子,这城中是你能进的吗?”士兵推搡着那位跛脚阿婆,大声呵斥道。

“我的家就在这城中,各位大爷行行好,就让我进去吧。”跛脚阿婆求情道。

“滚滚滚,没银子别想进城。”士兵呵斥道。

“咦?这是何故,进城为何还要收银子?”周文杰有些纳闷地说道。

“周解元有所不知,听说过些日子太子爷要来此地,所以张县令吩咐了,难民一律不给进城,免得影响城中的风气。”宋小宝解释道。

“真是岂有此理,这难民无家可归,倘若城中不肯收留,他们岂不是要饿死荒野!”周文杰生气道。

“周解元,这世道饿死的人太多了,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,直接进城吧。”宋小包说道。

两人走到城门附近,一位士兵赶紧笑脸相迎道:“两位里面请,到了晚上不要在街上溜达。”

“周解元,咱们快走吧。”宋小宝急忙催促道。

周文杰刚抬脚,就看见跛脚阿婆被士兵推倒在地,痛哭哀嚎道:“我丈夫和女儿被人害了,我的家就在这城中,为何不让我回家啊……”

这跛脚阿婆看上去甚是可怜,周文杰看着于心不忍,便有心帮对方一把。他走上前拦住打人的士兵说道:“兵爷,刚刚这阿婆也说了,她家就在这城中,你们怎么不让她进去呢?”

“小子,你敢多管闲事?我们乐意不让她进,就不让她进,再啰嗦你也别进了。”士兵吼道。

“你们,你们岂有此理,朗朗乾坤,竟然欺负一个阿婆!”周文杰怒斥道。

“周解元,我们别多管闲事了,快走吧!”宋小宝赶紧跑过来劝道。

“小宝叔,我身为读书人,看到这种荒谬事,自然要管一管的。”周文杰挺胸抬头说道。

“可您这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也说不清啊。”宋小宝想到赵员外交给他的任务,有些着急道。

他的话音刚落,几个士兵便围了过来,宋小宝见状,急忙上前说道:“几位兵爷,这位是周解元,张大人亲自邀请的客人。”

几个士兵一听,脸色吓得苍白,不过还是试探的问道:“你真是周解元?”

“哼,如假包换!”周文杰自信的说道。

“原来周解元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刚刚多有冒犯,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。”几个士兵连忙求饶道。

“哼,那这位阿婆可以跟着我一起进城吗?”周文杰跑过去扶起阿婆问道。

“周解元说笑了,您要谁进去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嘛。”士兵赔笑道。

“阿婆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周文杰扶着跛脚阿婆向城中走去。

到了城中以后,阿婆说了几句感谢的话。周文杰想起阿婆的家就在这城中,便问道:“阿婆,您家在哪,我给你送回去吧。”

“我家在哪?我也不记得了。”阿婆看着陌生大街,一脸迷茫的说道。

“什么家在城中,我看她就是骗人的。”宋小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。

“我的家确实在这城里,只是老妇十多年没回来,这里变化大,我不记得路了。”阿婆解释道。

“小宝叔,你先回去告诉赵员外,我陪俺婆在这城中找一找,吃席不必等我了。”周文杰说道。

宋小宝知道对方的性格,既然对方这样打算了,肯定是不将阿婆送回家不肯罢休了,于是甩了一句:“赵员外责怪下来,可别说我没通知你,哼!”

宋赵宝走远以后,周文杰对阿婆说道:“阿婆,我陪你在这城中找一找吧,您对家里还有一点印象吗?”

“年轻人,我刚刚听你们说,你好像要去吃席?”阿婆问道。

“这城中的赵员外老父亲去世,邀请我去吃席,不过我与那赵员外不熟,还是陪阿婆先找到家吧。”周文杰说道。

“赵员外?哪个赵员外?莫非是赵志敬?”阿婆吃惊的问道。

“正是,阿婆难道认识对方?”周文杰问道。

此时,阿婆的双眼血红,她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赵铁生,这个混蛋,就是他害得我们骨肉分离……”

周文杰有些诧异,连忙问阿婆这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原来阿婆的确是绩溪县城人,当年她家中是经商的,自从丈夫去世后,家里的生意都交给儿子常平打理。

后来常平在生意场上结识了赵志敬,两人商量合伙做生意。后来有一批贵重的货要运往云南,本来应该赵志敬负责外运的,可是临出发前却突然病倒。

常平无奈之下,便替对方去了云南,可是两个月后,外面有消息传来,常平的那批货遭遇强盗打劫,连货带人都被强盗带到山上了。

常母听到消息后,一下子病倒了,后来又不小心摔断了腿。这个时候,赵志敬却趁火打劫,带着一帮人来讨债。

原来这些年做生意常平主内,很多生意的契约都是他签字的,如今货物没有了,人家上门要常家赔偿。

常母哪里有银子赔偿,最后只好将常家大宅院抵押,事情发生不久后,常家大宅就被赵志敬霸占。

到此时,常母才明白儿子被对方骗了,人家早就设计好局等着常平跳过去。可是她一个老妇人又怎么斗得过人家呢,她向一些老友借了银子出去寻找儿子,只想对方还能活在世上。

可是她一个跛脚阿婆,手无缚鸡之力,走到哪全靠好心人施舍一点才勉强活下去。她一直寻了十几年,却没有儿子的音讯,无奈之下才辗转回乡。

周文杰听完阿婆这些话,气愤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,如此行径和强盗有何区别?”

阿婆叹了一口气,随即问道:“我看公子也不是富贵人家,那赵志敬何故要请你吃饭?”

“阿婆有所不知,小生不才,前些日子考中解元,故此赵老爷子去世,赵员外就派人来请我去赴宴。”周文杰解释道。

“考中解元?莫非公子就是周文杰小神童?”阿婆吃惊的问道。

“神童不敢当,周文杰正是在下。”周文杰谦虚的说道。

“哎呀,原来你是周二狗的儿子。”阿婆突然说道。

“阿婆认识家父?”周文杰有些吃惊地问了一句。

“自然认识,当年我儿和令尊是结义兄弟,我儿遇害后,令尊特意来看我,承诺日后当了官,定要为我儿讨回公道。”阿婆激动的说道。

“可惜家父未能金榜题名,实在惭愧!”周文杰替父亲说道。

“孩子,是我们常家连累你了。 ”阿婆内疚的说道,随即想起什么来,继续说道:“对了孩子,赵家突然请你去吃席,一定有所图谋,当年若不是赵家从中作梗,凭你爹的才华肯定能金榜题名!”

“原来如此,这赵家着实可恶!”周文杰听了以后,非常愤慨的说道。

“孩子,我看这丧宴咱不去也罢,免得遭他人陷害。”阿婆说道。

“多谢阿婆提醒,听完阿婆说的这些,这丧宴我还非去不可了,我倒要看看,这世间还有没有天理王法。”周文杰怒声说道。

“孩子,此行凶多吉少,你带上这个破碗,吃席的时候用上它,另外要站着吃席,千万不能坐下。”阿婆眉头紧蹙,小心提醒道。

周文杰接过阿婆递过来的破碗,一脸奇怪的看着,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吃席的时候要用上这个破碗。

等他抬起头时,却发现刚刚的跛脚阿婆消失不见了,脑子里却想起阿婆的声音:“孩子,你有读书人的风骨,将来为官一方,必能造福百姓,切记我刚刚说的那番话。”

周文杰这才知道自己遇见高人指点了,想必刚刚那位阿婆应该是个活菩萨,此番来人间历练,就让我低了考验他。

想到这里,他赶紧朝天一鞠道:“菩萨嘱托,小生不敢忘,他日若入朝为官,我定以黎明百姓为重,做一个为名请命的好官。”

随后,他向路人打听了一下赵家所在的位置,便只身走了过去。还没到地方,就远远地看见高大气派的赵府大门,不过今日门梁上却挂着白色丧幡,两边一对挽联。

上联写道:读书经世即真儒,遑问他一席名山、千秋竹简。

下联写道:学佛成仙皆幻境,终输我五湖明月、万树梅花。

周文杰刚走到门口,赵志敬就从里面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报信的宋小宝。

“周解元大驾,赵某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!”赵志敬客气道。

周文杰的目光从挽联上移到对面的赵员外身上,温雅一笑道:“赵员外言重了,今日老爷子仙逝,我能有幸送行,实乃荣幸!”

赵志敬笑里藏刀的说道:“早就听闻周解元才高八斗,老爷子临终前还常常惦记,今日周解元既肯赏光,不妨写一对挽联慰藉家父如何?”

还没等周文杰答话,便有人送来笔墨纸砚。周文杰一时骑虎难下,心里清楚的很,倘若这对挽联不写,恐怕来的宾客就认为他太过孤傲,可是一旦写了,日后便被人说成与赵家同流合污。

周文杰一思量,便提笔写道:“一二三四五六七,孝悌忠信礼义廉。”

赵志敬一看,顿时欢喜不已,一旁的宋小宝更是拍马屁道:“周解元果然学富五车,几个字便道尽赵老爷子的一生。”

宋小宝此言一出,其他人跟着吹捧起来,生怕自己落了后。赵志敬听了,心里得意非凡,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很有眼力见。

在众人的簇拥下,几个人进了屋内,很快酒席就摆好了,周文杰被赵志敬请到上座,不过他推辞道:“客随主便,小生富于春秋,还是在下面合适。”

“哎,阁下可是我们县唯一的状元,岂能屈尊了,快请上座。”赵志敬继续客套说道。

“赵员外,您有所不知,我吃饭一直有个习惯,就是喜欢站着吃,还望不要见怪。”周文杰坦然说道。

“站着吃?”周文杰话音刚落,几个人都向他看了过来。

“没错,我若是坐着吃,也是对赵老爷子大不敬,还是站着吃就好。”周文杰说道。

赵志敬一听,眼睛眯成一条缝,然后朝宋小宝使了一个眼色。一旁的宋小宝马上将桌上的碗筷换了一下,然后笑道:“读书人规矩就是多,我看还是依了周解元吧。”

“既然周解元站着吃席,那就委屈大家都站着吃了,开席吧。”赵志敬朝桌上其他人说道。

宋小宝听到开席,连忙跑过来倒酒,不过周文杰却拦住对方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破碗说道:“我用这个碗习惯了,酒到这里面吧。”

宋小宝向赵致敬看过去,见对方点头同意后,便将酒都倒进了破碗中。

随后赵志敬举杯敬酒道:“周解元,咱们干了这杯酒。”

周文杰不知道对方耍什么猫腻,不过对方已经敬酒了,他不喝肯定说不过去,便仰头一饮而尽。

酒过三巡以后,众人便开始忙活赵老爷子入葬一事。周文杰刚刚喝了一些酒,去茅厕时,听见赵致敬和宋小宝两人在密谋。

“怎么回事,刚刚那些酒,他不是喝下去了吗?”赵志敬问道。

“对呀,我亲自下的药,倒得酒,他喝下去怎么……”宋小宝纳闷的说道。

“难道是那些药不管用?”赵志敬也十分好奇,随即他冷哼道“今天不能让他走着回去,否则你我柳完了。”

“赵老爷,不如我们故意放他回去,然后路上再派人结果他,大家都知道他今天喝醉了,我们只要将他丢进河水中,这样一来就神不知鬼不觉。”宋小宝出主意道。

”此计甚妙,就交给你去办吧,事成以后,老夫亏待不了你。”赵志敬说道。

“多谢赵员外赏识,能给您办事,是我的福气。”宋小宝不忘拍了一句马屁。

等到赵老爷子入葬完毕,那些离得远的一些亲朋好友都慢慢辞别,周文杰趁着人多,也走上去辞别道:“赵员外,今日烦扰了,有不礼之处,还望见谅!”

“周解元慢走,我让马车送你一程吧。”赵志敬客气道。

周文杰知道此番送行必然危险重重,于是婉言谢绝了。他知道路上有埋伏,便换了一条小路回家,可这是一条崎岖山路,路上很多荆棘,可谓寸步难行。

他大概走了半个时辰,身体累的不行,就找个树底下开始准备着休息。

“咻!”他刚闭上眼睛,耳边就清晰的听到一阵风声,于是他睁眼一瞧,只见一个黑衣人从树上一跃而下,手中长剑直接刺了过来。

周文杰急忙向旁边闪躲,避开了对方一剑,可是对方第二剑又紧随而至。

这一下周文杰躲闪不及,被对方一剑刺中,就在他以为自己命丧当场时,却不想怀中的破碗又救了他一命。

“想跑,你今天跑的了吗?”黑衣人冷笑一声,随即口哨一吹,周围的树林里窜出了一帮人将周文杰团团围住。

周文杰见此般情况,回头斥责道:“宋小宝,我知道是你,快放了我。”

“放了你,我能有什么好处?”宋小宝见自己被识破,于是拉开面罩冷声问道。

“你,你这个贪财之辈……”周文杰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哼,我做报喜先生十几年,在你周家受了奇耻大辱,我岂能甘心。既然你今日栽到我手上,我便让你尝尝我的厉害。”宋小宝一挥手,身边那些打手一拥而上,似要将对方剁成肉酱。

“唰唰唰……”这时候,一阵破风声响起,不知道从哪射出利箭,一眨眼间,那些行凶之人都中了箭,躺在地上痛哭哀嚎不止。

“谁?”宋小宝吓得脸色一变,突然惊呼道。

这时,一个身披盔甲的大汉从树林中走了出来,身后还跟着一帮气势汹汹的士兵,手中的弓箭蓄势待发。

“你,你是谁?为……为什么要救他?”宋小宝心惊胆颤的问道。

“报告常将军,这些人作何处置?”一个士兵走到大汉面前,单膝跪地道。

“都带到官府去,本将军要看着张县令亲自审问。”那位常将军吩咐道。

待宋小宝等人被抓住以后,常将军走到周文杰面前说道:“贤侄,你可还记得我?”

周文杰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有这么陌生,但是看到刚刚那一幕,他不禁猜测道:“您是常平叔?”

“哈哈哈,贤侄,你小的时候,我还抱过你呢,你爹近来可好?”常平豪爽一笑道。

“家父很好,他心上时常挂念常平叔,没想到……”周文杰有些吃惊道。

“贤侄,随我去一趟县衙,我们边走边说。”常平笑道。

在路上,常平说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,原来当年他被那帮强盗爪上山以后,吃了不少苦头。

后来那帮强盗与其他山头土匪火并,差点遭遇灭顶之灾,这时候常平给他们出了一个主意,不仅救了所有人,而且将另一帮土匪铩羽而归。

自这件事以后,山上的土匪就把常平当做军师,可是好景不长,朝廷派兵清剿土匪。这时候,常平提出归降朝廷,带着众兄弟将功赎罪。

在常平的带领下,他们在抗击外敌上屡战屡胜,于是朝廷钦封常平为镇远大将军。

因为常平这十多年一直在战场上,常母一直寻子无果,后来饿死在一个破庙中。她饿死以后,因为心愿未了,未能转世投胎。

阎王念在常母是一个善良的慈母,便允许她回阳间了却心愿。她在回城的路上遇见周文杰,幸得对方帮助才进了城中。

得知周文杰的遭遇后,常母便托梦给儿子,让对方速来救援,惩治赵员外这帮恶贯满盈的人。

常平麾下的斥候早就发现了这树林中有人埋伏,于是就偷偷躲了起来。等到后面军队赶到,他马上向常平汇报了情况。

常平见情况危急,便下令弓箭手放箭,正好救下岌岌可危的周文杰。众人到了县衙后,县令张大人听到消息赶紧出门相迎,随后在常平的要求下,将赵志敬等人抓到公堂上问审。

有句话说得好,“墙倒众人推。”

当众人见赵志敬大势已去,便纷纷告状,将赵志敬这些年做的一些丑事都扒了出来。

那赵志敬不甘心,认为这一切都是周家父子坏了他的好事,便大声喊道:“我是做了很多坏事,不过周解元与我同伙,我有证据。”

随即赵家那副挽联被抬上公堂,赵志敬诬陷道:“这就是家父去世,周解元亲自题写。”

就在众人为周文杰捏一把汗时,却见周文杰轻笑一声,拿过旁边人递过来毛笔在一对挽联上各添了一个字“八”和“耻”。

直到此刻,众人才恍然大悟,原来此前那对挽联乍一看没什么,可是细看之下,一二三四五六七后忘了“八”,孝悌忠信礼义廉后没有“耻”,合起来就是“王八”、“无耻”。

“噗嗤!”赵志敬看到这一幕,一口血喷了出来,竟然当场死在了公堂之上。

赵志敬暴毙后,宋小宝和赵家其他恶人也都因为平日里的恶行受到了相应的处罚。

三年后,周文杰参加会试和殿试,因为文采出众,被皇帝钦封当朝状元。不过他拒绝了皇帝的一番好意,没有留在京城,而是回到家乡做了当地的父母官。

周文杰当了父母官以后,呕心沥血为百姓办事,他大开官仓接济从城外来的难民,同时兴修水利帮助农民种地。

在他操劳下,整个县城焕然一新,处处都是欢声笑语。就连街头小巷中,也有很多种小孩子在唱道:“参天中物上仙肩,遍地民情父母官。无限风流无限过,几人清誉几人贪。政成富贵怀群望,岁稔平安纳百川。九省功名淹日月,八方钟磬敬江山。”

易彩堂平台,易彩堂官网,易彩堂网址,易彩堂下载,易彩堂app,易彩堂开户,易彩堂投注,易彩堂购彩,易彩堂注册,易彩堂登录,易彩堂邀请码,易彩堂技巧,易彩堂手机版,易彩堂靠谱吗,易彩堂走势图,易彩堂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