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内容


民间故事: 醉汉回家, 见大蛇难产出手相助, 大蛇: 回家快躲进地窖

admin 于 2022-08-16 11:43 发布在 公司简介  |  点击数:

葛大壮是个老实的木匠,今天要讲的,就是关于他与妻子潘凤莲之间的故事。

葛大壮虽然名中带壮,可他实际身高却不到五尺,媒婆给他做媒,那些女子一看见他的身高,就纷纷打了退堂鼓。后来。葛大壮对自己的婚姻不再抱有希望,他选择一切随缘。

这天,葛大壮还在睡梦中,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,他开门一看,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汉,那老汉开门见山道:“我乃萼州城内,杜府的老管家,听闻葛师傅木工技艺了得,我家老爷特请你来府上,给我家大小姐打造一张成婚用的拔步床。”

“拔步床做工繁琐,最少要耗时一年,我手头还有些工作要收尾,做完起码还要一个月,下个月末才能去府上做床。”葛大壮回复道。

老管家说:“无妨,老爷吩咐过,两年内打造完就行,我家小姐不急着出嫁。”说完,便拿出十两银子递到葛大壮手中。

“这是订金,请师傅收好,下月末记得一定要过来!”老管家说完,转身坐上马车离开了。

葛大壮把银子放好,收拾好工具就出去干活了,一路上,葛大壮心情格外的好,他哼着小曲越走越快,路过一个小镇时,葛大壮发现路边有一群人围在一起,大家七嘴八舌地在议论着什么,出于好奇,葛大壮上前听了一嘴。

原来路边有位女子,正在卖身葬父,女子脸上身上都脏乱不堪,头上插着一根稻草,低头抽泣着,众人对着她指指点点,有说她长得丑的,也有说她骗人的,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相助。

葛大壮却觉得女子并不是骗子,他挤了进去,走到女子跟前问道:“你姓什么,叫什么名字,家住哪里,父亲又是几时去世的?”

女子说:“我叫潘凤莲,因为老家遭了灾,这才与父亲逃荒至此,早些天父亲外出乞讨时淋了雨,不幸染上风寒,因为没钱抓药,昨夜他老人家没挺过去,如今还停在破庙里,我只求一副薄棺,好让父亲早些入土为安”

潘凤莲边说边抽泣着,葛大壮看了十分心疼,他对女子说:“我可以帮你,但我身上没带银子,要不你随我回家取我银子吧。”

潘凤莲点了点头,起身与葛大壮同行回家了。

潘凤莲个子很高,站在葛大壮跟前,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头,俩人走在一起,看着有些怪异,一路上都有人对他俩指指点点的,葛大壮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好不容易到了家,葛大壮找到早起刚得的十两银子订金,交到了潘凤莲手中后说:“银子我给你,你拿去买副寿材葬你父亲吧,剩下的银子你自己留着好好过日子。”

潘凤莲感动得跪在了地上,她说:“我是卖身葬父,既然得了你的银子,我就应该跟了你,如今你却推我走,难道是嫌弃我吗?”

葛大壮说:“我岂会嫌弃你,只是我这身高,我实在配不上你,别人会对你指指点点的。”

潘凤莲说:“一切皆是命,只要你我互相不要嫌弃,好好过日子,还管别人说什么?”

葛大壮觉得凤莲的话有道理,他不再纠结了,坦然接受这一段“缘份”。

成亲那晚,葛大壮掀开了喜帕,眼前的潘凤莲让他瞬间愣住了,只见她眉目如画,眸清似水与之前的脏兮兮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,葛大壮憋了半天,才冒出一一句:“娘子,你真美。”

潘凤莲婉婉一笑,春霄一夜。

时间一晃,一个多月过去,葛大壮就要去杜员外家打造拔步床了,这一趟活,他要连续干一年,临去前,葛大壮把家里的大小水缸全部挑满了,柴火也劈好了,他交待潘凤莲:“我每个月会回家一趟,你对这边还不太熟悉,若没其它事,尽量不要出去,如果实在有需要,可以求助邻居王婶,我已经交待她了。”

潘凤莲含泪点了点头。送走葛大壮后,潘凤莲紧闭院门,待在房里绣起了花。

葛大壮来到杜员外家,杜府的老管家热情接待了他,还把他安排到了后院的上好客房里住。老管家告诉葛大壮:“我们杜老爷这次用的是上好的红木材料,你不用管材料费多费少,只管把床打造得越奢华越好。”

葛大壮点了点头,放下工具就埋头苦干起来,他想早些完工,这样就能回家与凤莲团聚了。

这天,葛大壮正在院里裁木头,忽然一阵笑声从远处传来,他抬头一看,一前一后来了两个妙龄女子,那女子手中拿着蒲扇,正在追赶着一只蝴蝶。那蝴蝶忽远忽近,忽上忽下的,把那俩名女子急得团团转。葛大壮笑了笑,继续裁他的木头。

忽然,远处“扑通”一声,随即听到女子的呼救:“快来人啊,救命啊,有人落水了,快来人啊。”

葛大壮循声望去,原来是刚才那两名女子,其中一个已经跌在了水里。葛大壮立马跑上前动,二话不说就扎进了水里,把那落水女子给救了上来。

幸好那女子落水时间不长,也没出现窒息的危险,葛大壮叮嘱她:“若是别人问谁救的你,千万别说是我”说完,他赶紧跑回了客房换衣服。

葛大壮之所以对女子这样说,就是因为他不想坏了女子名声,毕竟下水救人,免不了肌肤相碰,若被人传出去,有损女子清誉。

然而葛大壮不知道的是,他救的这个人其实就是杜府的大小姐,杜雪娘。

杜雪娘年芳十六,与知县的大公子订了娃娃亲,葛大壮打造的这张床,就是给她将来出嫁准备的。

杜雪娘情窦初开,却从未与男子亲近过,没想到第一次亲近,居然是这样的场景,当她在水中挣扎快要沉下去时,忽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拖起,那双大手,让杜雪娘特别有安全感,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双手。

后来,杜雪娘问丫鬟,当时救她的男子到底是谁?

丫鬟回禀道:“小姐,那人是府里请来做拔步床的木匠。”

“原来是木匠,难怪那双手如此有力。”杜雪娘笑着说道。

从那天之后,杜雪娘似乎对葛大壮越来越感兴趣了,她时不时地找机会接近他,一会儿送茶水,一会儿送糕点的,身边的丫鬟都看出来了,杜雪娘似乎对这木匠有意。

由于杜雪娘的大胆表现,让葛大壮也看出来一些不对劲,他连忙找了个家丁打听,这才知道杜雪娘就是杜府的小姐,而且还知道她两年后就要嫁给县令的儿子,葛大壮只能安慰自己,一定是自己救了她,她才会如此厚待他,而不是其它原因。

可他愿意自欺人,杜雪娘却不愿意,她是个胆大刚毅的女子,遇到自己喜欢的人,当然想与他在一起厮守,她很快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杜员外,杜员外爱女心切,女儿喜欢的,他自然愿意促成,可当他知道女儿喜欢的人居然是自己请来的木匠之后,顿时火冒三丈。他问女儿:“你看中他什么了,他这五尺不到的身高,百斤不到的体重,风都能刮跑,家里又穷,你与他成亲,能有什么好处?”

可杜雪娘根本不听这一套,她已经认准了葛大壮这个人,誓死要与他在一起。

无奈之下,杜员外只好让葛大壮回了家,虽然他只在杜府干了半年,那张床也只做到一半,但却提前支付了他所有的工钱。

葛大壮也明白杜员外这么做,是为了他女儿,因此他识趣地拿着银子离开了杜府。

一路上,葛大壮心里全是妻子潘凤莲,他都想好了,一定要给潘凤莲一个惊喜。他在镇上的胭脂铺买了几盒上好的胭脂,紧赶慢赶地往家跑,终于在日落之后赶到了家里。

葛大壮进家后,却发现屋里没人,他上下都找了找,依旧没见妻子的影子,妻子去哪了呢,葛大壮有些担心,他连忙去了邻居王大婶家,王大婶在后院一边剥花生一边喝茶,十分惬意,见到葛大壮后,明显脸上有些吃惊,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葛大壮问王大婶关于他妻子的下落,王大婶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,葛大壮准备要离开时,忽然听到王大婶家后院传来一阵男女的嬉笑声,那声音十分熟悉。

葛大壮立马反应过来,那是妻子潘凤莲的声音,他立马走到屋后,见屋子里面反锁着,他气急了,一脚飞蹬在门上,那门破开了。

然而眼前的一切,让葛大壮顿时火冒三丈,原来自己的妻子居然和王大娘的儿子厮混在一起了,葛大壮狠狠地瞪了一眼潘凤莲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些时葛大壮的心情可谓王味杂陈,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些,他来到了一家小酒馆,要了两斤高度白酒,一杯一杯的酒下肚,葛大壮的神情渐渐模糊了起来,那小酒馆的掌柜怕他醉倒在店里,让他赶紧支付了银子,紧接着又把他拖到了屋外。

屋外正飘着细雨,冰冷的雨水打在葛大壮的脸上,葛大壮清醒了些,他晃晃悠悠朝家走去。

一路上,葛大壮跌跌撞撞,连着吐了好几次,走到一处草丛时,葛大壮猛然看见草丛下面有个又黑又大的黑蛇!葛大壮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蛇,他身上的酒劲瞬间清醒了一大半,只见那大黑蛇不停地扭动身体,看着十分痛苦的样子。

葛大壮仔细一看,发现它肚子鼓鼓的,身边还有一颗鸡蛋大小的蛇蛋,他心想:“难道这大蛇是在产蛋,而且还遇到难产了,这才不停的翻滚?”

他眉心一蹙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也许是借着酒劲,葛大壮忽然有了一个想法,他想到曾经看过亲戚给母猪接生,既然都是动物,为何自己不能试试呢?

葛大壮蹲下身子,开始查看那蛇的肚子,他看见蛇肚子的中断,有一处特别鼓,那里一定是积压了许多颗蛋,若要让它顺利产出,只能不停的帮忙挤压。葛大壮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上去,见那蛇没有反抗,他轻轻往下推它的肚子,时不时地还用力压上一压。忙了足有半个时辰,那条大蛇终于生下十枚蛇蛋。

葛大壮看着蛇的肚子终于瘪下去了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对大蛇说:“好了,我也要回家了,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
他起身刚要离开,忽然一个声音在后面说道:“谢谢恩公,但请恩公先留步!”

葛大壮回头一看,居然是大蛇在对他说话,他瞬间懵了,张开了嘴巴不知道说啥才好。

那大蛇又说:“我乃山上灵蛇,今晚多谢恩公相助,在此我送给恩公一句话,今晚你回家,千万不能进屋,躲在地窖里睡一晚,无论发生什么事,千万不要冲动,切记!”

葛大壮十分诧异,他本来还想问大蛇原因,可那大蛇已经衔着蛇蛋溜走了。

葛大壮只好继续回家,他已经原谅妻子了,他把妻子对不起他的事,全推在自己身上,认为是自己时常不在家,没照顾她她,才让他人有了可乘之机,只要妻子今后不再犯,与他好好过日子,他就不再追究。

到家后,葛大壮发现妻子还没回来,他本想进屋,可忽然想到大蛇叮嘱他的话,于是他拐弯去了院里的地窖。那地窖是父亲在世的时候储存东西的,已经好久没用了,葛大壮团了些干草,就睡在了里面。

夜里,葛大壮忽然被地面上的脚步声给惊醒了,他以为是妻子回来了,本想叫妻子,可忽然又听见脚步声是两个人的,为了保险起见,他钻到地窖口查看了一下,果然发现是两个人,其中那个矮的,就是妻子凤莲,而那个高的,好像是王婶的儿子王大牛。

王大牛是个屠夫,此时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,他俩一前一后走进屋内,不一会儿又气呼呼地走了出来,凤莲说:“你真要这么做吗?他好歹是我夫君,对我也有过恩情。”

王大牛说:“那又怎么样,难道你愿意守着他过日子吗,就他那三寸萝卜头,走出去让人耻笑。今天我悄悄把他结果了,再把他扔到林子里喂狼去,你就对外说他赶夜路遇到狼袭击,没人能查到咱头上来。”

潘凤莲没说话,似乎默认了这一切。

然而,躲在地窖里的葛大壮,在听完这一切之后,心中顿时悲愤不已,虽然他与潘凤莲成亲了不到一年,可他对她早已掏心掏肺,没想到妻子却如此对他,此时的他被伤透了心。他想出去与这俩人拼命,但一想到大蛇的叮嘱,他只好咬牙忍了下来。

第二天早上,天刚亮,葛大壮就悄悄离开了地窖,他带着工具走出了村庄,打算离开这个伤心地,重新开始,可他刚走到村口,就被一辆马车拦住了去路。

马车上下来一个人,那人正是杜府的老管家,老管家见到葛大壮后,连忙作了个揖,然后说道:“还请葛师傅去一趟杜府,我们老爷有事相求。”

“请问是何事呢?可否现在告知。”

老管家望了望四周,然后小声说道:“此处不大方便,凡请师傅跟我上马车,我在车上与你细说。”

葛大壮点了点着,跟着老管家上了马车。

老管家告诉葛大壮:“前阵子,我家小姐不小心落水了,是不是你救的?”

葛大壮摇了摇头说不是。但老管家却皱着眉头说:“你要说实话,这关乎我家小姐的命。”

葛大壮懵了,他连忙问道:“你家小姐怎么了?她不是好好的吗?”

老管家说:“我家小姐落水后,被你所救,这才对你念念不忘,老爷知道后,便提前让你离开了杜府,原以为这样就可以断了小姐的念想,哪知她对你朝思暮想,整日茶饭不思,如今已经瘦得不成人形了,郎中说若再不进食,恐怕撑不了几天了。

我们老爷说解铃还须系铃人,也只有找到你,或许才能救我家小姐。

葛大壮没想到,杜家小姐居然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,他心中十分愧疚,他连忙叫车夫把马车赶快一些,好早些见到杜家小姐。

一盏茶功夫,俩人就到了杜府,葛大壮跟着老管家进入内院,来到了杜小姐的闺房。此时杜老爷正在劝杜雪娘喝参汤,但杜雪娘却紧闭牙关不肯张嘴。葛大壮见状,连忙接过碗,坐在床前,舀了一勺递到杜雪娘嘴边,杜雪娘抬眼发现眼前的人正是葛大壮之后,眼角泪水划过,微微张开嘴巴,把那参汤喝了进去。

一勺,两勺,一碗参汤下去,杜雪娘的脸色好了许多,她痴痴地看着葛大壮,眼里全是情义。

后来,杜老爷把葛大壮叫到书房,把女儿这些天来,对他的思念全部告知,他问葛大壮:“你愿意来我府上吗?我把女儿嫁给你!”

葛大壮沉默了一会儿,点头答应了。

葛大壮与杜雪娘原本并无情义,但一路上听到她对自己如此痴情,心中早已感动,他不想让一个对自己如此痴情的女子伤心,他也不想看着她香消玉殒,所以他才会答应杜老爷。

一月之后,葛大壮与杜雪娘拜堂成亲,兜兜转转,葛大壮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那王大牛其实是有妇之夫,他妻子十分彪悍,她在得知王大牛与潘凤莲在一起之后,气得火冒三丈,在一个雨夜,她举起了锄头,朝床上砸去。真是应该了那句老话:“嫩草怕霜霜怕日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”,刚刚长出来的小草一定会怕霜雪,但霜却也怕日头,所以说,作恶多端的人,迟早也会被比自己更厉害的人给制服。

所以说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高飞远走也难逃。”作恶多端的人,最终一定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。

在这个故事里,葛大壮先是救了杜家小姐,为了她的名声,他选择默默无闻,即不要赏赐,也不要别人称赞他,后来他又帮助了大蛇生产,种种表现,都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有道是天道酬善,善良厚道的人,老天爷也不会亏待他,这里损失的,在将来的某个时候,在别的地方得到补偿。而那些作恶多端之人,早晚也会在某处栽跟头。

易彩堂平台,易彩堂官网,易彩堂网址,易彩堂下载,易彩堂app,易彩堂开户,易彩堂投注,易彩堂购彩,易彩堂注册,易彩堂登录,易彩堂邀请码,易彩堂技巧,易彩堂手机版,易彩堂靠谱吗,易彩堂走势图,易彩堂开奖结果